登录 注册

他适应了读者的需要——浅议汪国真与诗歌阅读

作者:
白烨
2015-05-12 16:46

标签:
汪国真,诗歌,阅读,争议
2373 分享


  文/新浪读书专栏作者  白  烨

  从微信上突然得知汪国真因病去世的消息,我还在意外和惊愕之中时,就接到一位报社记者的采访电话,问我的看法与感想。我连说了“可惜!可惜”,之后又说“这应是当代诗坛一个不可弥补的损失”。记者又追问道:“汪国真一直存有争议,而且也不为诗歌界所承认,能说是‘诗坛’损失吗?”我只好回应道,“那就算是当下文坛的一个损失吧!”

  之后又看微信,又看纸媒报道,发现事情真的并不那么简单。有关汪国真诗歌的争议,并未因他本人的逝世而有所冲淡和减敛,反而不同的看法与意见更为彰显。简括起来说,一般的文学读者与诗歌读者,对汪国真诗歌表达了自己的肯定与喜欢,有的还特别谈到汪国真诗歌对于自己青春成长的某些滋养,怀恋与感念之心情溢于言表。而诗歌界、学术界的一些专业人士们,对汪国真诗歌基本不予认可,有些人认为那是“顺口溜”,说不能称之为“诗人”,只能叫“顺口溜人”,还有人认为那是“玩青春自恋”,“分行的豪言壮语”,“软性的心灵鸡汤”。因而有人认为,他的诗歌,本身就是一个“尴尬”的存在。这些分歧与对立的看法,虽由汪国真引起,但反应的却是诗坛的观念分化与文坛的共识破裂等诸多问题。

  我无意去辨析和讨论这些不同看法所蕴含的是非曲直,只想从我接触到的汪国真和对汪国真诗歌的一些理解,就诗歌创作与诗歌阅读的相关问题,谈谈个人的一些看法和观感,以与同好交流。

  从汪国真诗歌的流传过程来看,那并非是作者或谁人的有意而为,那委实是经由青年读者的普遍选择而逐步趋热的。我认识汪国真,大约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那个时候他还在位于什刹海南岸的文化艺术出版社编辑《中国文艺年鉴》,偶尔会到什刹海北岸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来找我,就“年鉴”的编法征询意见。一次,我偶尔从一份杂志的扉页上看到他的一首诗,感到短而有味,便询问了他,他只说是偶尔为之,我也未特别在意。大约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先是一些“文摘”类杂志总要转发他的诗作,后又是首部诗集《汪国真抒情诗集》出版后不胫而走,成为当时最为畅销的文学作品。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余下全文 (1/2)

收藏分享

白烨 +订阅 √已订阅

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小说创作委员会副主任、北京作协理事、政府特殊津贴享受者。研究方向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学术专长为作家作品评论与宏观走向考察。近年来主要致力于新兴文学现象考察及“80后”写作的跟踪研究。在当代文学的理论批评和作家作品评论方面,撰著了300多万字的理论批评文章,出版了8部文学理论评论著作;自本世纪以来,主持或主编有“文学蓝皮书”、“中国文坛纪事”等多种文学研究报告与文学年度选本。

作者的其他文章

关键字

  • 关键字
  • 作 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