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代际划分”的误区和影响

作者:
雷达
2015-06-26 17:46

标签:
作家,年龄,代际
4 分享


  文/新浪读书专栏作者  雷达

  当23岁的曹禺在清华大学图书馆的一张书桌前完成了《雷雨》时,他并没有因为作品所写超出了他的年龄和经验而有所不安,他以雷雨般的激情和自信,直面社会、家族和伦理的黑暗,创造了繁漪、周朴园、鲁侍萍、周萍等等不朽的复杂人物,成就了一部经典;当23岁的张爱玲写出《金锁记》的时候,她的文笔的苍凉显然也与她的年龄不符,但这并没有影响她创作出现代文学史上伟大的中篇小说;同样,才23岁的年轻的粮食管理员肖洛霍夫,已经写出了史诗性的长篇小说《静静的顿河》的前两部,描绘了顿河哥萨克的历史命运,塑造出了极为复杂的人物葛里高里和阿克西里娅……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许多,它们说明,文学创作与年龄并没有决定性的、直接的因果关系,而创作活动的内在机制是极其复杂的。

  但是,在我们现今的文坛上,对一个作家来说,几乎每天都有人在他的耳边提醒,他是“几零后”。两年前,我在《当代》长篇小说评奖会上,就深深地预感到这种观照方式可能走向歧途,坦率地表达了我的忧虑。我担心我们的理论观照是否已经陷入了“代际划分”的误区,是否因为断代的划分而遮蔽了创作背后更本质的东西?作家们被按十年为单元的“代际间隔”,划分为“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分别被装进不同的方格子里,或者笼子里。“代际划分”的研究者们,不是首先从文本出发,而是首先从年龄出发,为了说服作家也为了说服自已,挖空心思地归纳出每个代际的肖像,面貌,心理特征,取材和主题的共同点,审美的共同性,赋予每个代际某种共同的“文化身份”,把这个称做“身份共同体”,要求作家们牢记这种身份及其所属的“体”,从而建立起文坛上的“代际谱系图”。其实,这种划分有什么道理呢,除了年龄,还是年龄。我们并非不承认不同年龄段的人的文化心理差异,但这种差异倒底大到什么程度,真到了以邻为壑,无法共同相处,只能采取每个年龄段独处的方式?真到了凌驾于审美的普遍原则的地步?要问,为什么十年就是一代?即使按照民间传统的分法,那至少也得18年到20年才称得起是二代人啊。我看,无非是鲁迅先生早指出过的“十景病”的习惯性反弹罢了。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余下全文 (1/2)

收藏分享

雷达 +订阅 √已订阅

著名评论家。

作者的其他文章

关键字

  • 关键字
  • 作 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