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杨伟民:不要频频出手干预经济

作者:
杨伟民
2018-10-11 10:34

标签:
杨伟民,中国经济,供给侧改革
0 分享


  文/中国经济50人论坛 杨伟民

  不要为一时的变化而失去长远的战略方向,不能改变改革开放。经济有些波动,这是市场经济必然的状态,只要搞市场经济,必然有波动,搞计划经济也是必然有波动,这像人总要生病一样,因此不要大惊小怪、惊慌失措,不要频频出手干预经济。

  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的减速不能简单的归结为周期性的变化,也不能简单的说是新周期的开始。任何一个国家发展到这个阶段以后,都不可避免的会出现增长速度下滑。因为目前中国无论是需求的结构,还是供给的条件,与过去相比都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

  我们过去高增长的需求结构是靠排浪式、低质、低价的消费去支撑,现在这种需求结构已经转变。

  另外,供给条件也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比如从劳动力的供给条件来说,2012年劳动力达到峰值以后,每年都要减少300多万,有的时候400万,也就是2012年到现在累积减少了2000多万劳动力。这种需求减少和凯恩斯意义上的有效需求不足完全不是一回事,是中国人口结构的突变所带来的。但是如果误以为这是有效需求不足,按照凯恩斯理论很自然的是需求少了就刺激。

  再看房子的供求。中国的问题在于,快速的城镇化过程中,农村的房子被大量的闲置。目前农村闲置、空置的宅基地有三千万亩,相当于现在城镇居民所有的住宅用地。过去在农村拆了建、建了拆的需求很少了,农村孩子现在一结婚,就到县城买房子。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三大结构性的失衡。一是实体经济结构性供需失衡:实体经济结构性供需失衡是因为要素配置的扭曲。大量的钱被僵尸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压着出不来,很多钱是续贷,真正能够支持新经济活动创造GDP的贷款太少。僵尸企业正在加剧资源错配。银行和地方政府不愿意看到僵尸企业破产。因为由于银行不能随意抽贷,僵尸企业破产重组将使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同时,对于地方政府,僵尸企业每年的增值还在。

  为什么一方面获利很多,但是又觉得钱很紧,因为相当一部分钱投入到了死库容中,全是续贷。

  二是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失衡,金融业过度发展。金融业越发达,实体经济可能负担就越重。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余下全文 (1/2)

收藏分享

杨伟民 +订阅 √已订阅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

作者的其他文章

关键字

  • 关键字
  • 作 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