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周天勇:中国有很大可能在较长时间内实现7.5%左右增速

作者:
周天勇
2018-10-23 08:00

标签:
周天勇,中国经济
0 分享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周天勇[微博]

  通过大力度和突破性的改革,未来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实现中国7.5%左右的增长速度,有很大的可能去实现。

  十九大前发表了一批重量级全要素生产分析的文献,他们关于中国经济投入、产出、效率和增长都很有见解。将现代经济学分析方法与中国经济相结合分析有所深入。我仔细研读了这些文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也写进了十九大文件。

  一、需要认识到全要素生产率模型分析中国问题的局限性

  这些文章的建议各有不同,如有的主张要加快技术进步,提高经济效率。有的学者认为中国经济资源投入浪费非常大,特别是国企,上下游存在政府和民营企业对其的交叉补贴。所以要加快对国有企业的改革。

  索洛模型大家很熟悉,有技术进步、余值、劳动力、资本,一般土地不会表现为一个要素,它因为可以价值表达,折到资本中。但是中国这点特别特殊,许多土地没有价值表达。索洛模型作为一个要素投入产出和技术进步等因素的增长计算模型,它有很多假定。1、市场是完全竞争的,或者基本竞争的。2、政府不过度干预收入分配,不会影响资金要素在行政支出与企业投资中的配置,也就是它的宏观税负率是合适的。3、要素可以交易和自由流动;所有的要素,比如劳动力表现为工资,资本的价格表现为利率,或者债券收益率,土地表现为它的租金或者出售价。4、要素可以定价和价值表达。这点非常重要,劳动力比如你来招聘,我要多少钱,工资可以价值表达的,双方谈判,撮合价格。5、供给自动创造需求,不存在政府干预下的需求不足。

  它也是一个一元模型,总计算时,不单算农村的全要素生产率,城市的全要素生产率,看不出国民经济的结构问题。现有发表的一些文献存在的缺陷是什么?值得讨论的是:1、中国的经济结构上不是一元经济,是城乡二元发展经济。2、体制上也具有二元性,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行政干预特色明显。3、政府过多地分配了国民收入,导致了资源在政府支出与企业投资中的错配。4、市场并不是完全竞争的,一些要素并不是市场交易定价的,要素并不能完全价值表达。这一点非常重要。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余下全文 (1/2)

收藏分享

周天勇 +订阅 √已订阅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公众号天勇看经济zhouty-tjj

作者的其他文章

关键字

  • 关键字
  • 作 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