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周天勇:积分落户等政策拖缓城市化进程

作者:
周天勇
2018-11-19 16:43

标签:
劳动力,农民工,城镇
0 分享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周天勇[微博]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要严防一些地方政府,特别是地方政府的部门,加上各种积分落户的条件。这种落户的条件越多,使进入城市越高比例的人口越是长期不能市民化。可能使中央政府本意为加快推进市民化的城市化进程的系列措施,变成一纸空文。

  促进人口流动与加速市民化体制改革人口的劳动力从创业就业机会少和收入水平低的农业和农村转移到创业就业机会多和收入水平高的非农业和城市转移,劳动力要素配置改善,与不转移相比,就会形成国民经济“多得”的产出。

  比如一个劳动力在农村从事农业,年收入为1万元,而到城市中务工可以获得3万元收入,其差额2万元就是新增的国民收入。发展中国家在其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为什么有强劲的增长动力,主要源于此。中国也不可能例外。

  人口和迁移及流动造成的居民收入和国民经济损失按照麦迪森的有关数据,我们2016年人均GDP为12500国际元左右,2017年城市化水平将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平均为50%,农业就业劳动力比例为27%;东亚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省在人均12500国际元发展水平时的城市化水平就为72%左右,农业就业劳动力比率为12%左右,而到了2017年,城市化水平达到了90%左右,农业就业比率更是降低到了4.5%左右。笔者认为,按照日本、韩国等人均GDP12500国际元发笔者认为,按照日本、韩国等人均GDP12500国际元发展水平时,我们目前农业劳动力就业比率应当在12%左右,加上这么多年农业工作方式、生产手段、生产内容、的技术进步和规模化,考虑中国劳动力多而耕面积少国情,农业领域中的劳动力就业比率最多也不应当超过10%。2017年劳动力要素在农业领域中的错配率为15%。这里如果用农业增加值和非农业增加值的劳动生产率来计算劳动力要素在农业和非农业领域错配的GDP损失,有将资本和土地要素投入对GDP贡献包含在内的重复计入。因此,需要想个思路,获得劳动力在农业和非农业领域中,其创业就业的纯劳动性收入。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余下全文 (1/2)

收藏分享

周天勇 +订阅 √已订阅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公众号天勇看经济zhouty-tjj

作者的其他文章

关键字

  • 关键字
  • 作 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