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古人都是以农历正月为岁首吗

作者:
邢哲夫
2016-02-05 16:29

标签:
一月,农历,岁首
5 分享
由于后世儒生主张“文质彬彬”、“文质相救”,希望国家政治既要刚健务实、民醇风厚,也要礼乐文明、焕然成章,所以后世儒生将夏商周三种历法解释为“质文代变”,不同的历法代表不同的国家性格和政治品质:夏法人,殷法地,周法天;夏尚忠、殷尚敬、周尚文,。“尚”就是推崇的意思。在古人看来,周人以(夏历)十一月为正月,乃是因为周代推崇礼乐,也推崇红色,而十一月是万木霜天红烂漫,“万物皆赤”的季节,赤代表了阳气,而阳气属于天道,而基于敬天的礼乐文明也代表了天道;商代以(夏历)十二月为正月,乃是因为商代崇拜鬼神,也推崇白色,而鬼神属于地道,而十二月又是一个银装素裹,大地纯白的季节,充满了阴柔坤顺的气息,象征了地道,而鬼神文明也是地道文明;夏历之所以以一月为正月,则是因为一月万物皆黑,而夏代的吉祥色是黑色。万物皆黑我们无法想象,但其实这也是古人抽象出来的图景。想想看鸟儿和虫子一夜之间一股脑儿倾巢出动的样子,不是黑压压一片么?汉代有一部经学文献叫《白虎通义》,它综合统一了儒学各家思想,形成了一种最大限度的共识。其间有一段谈论此问题。兹录如下:

  十一月之时,阳气始养根株,黄泉之下,万物皆赤。赤者,盛阳之气也,故周为天正,色尚赤也。十二月之时,万物始牙而白。白者阴气,故殷为地正,色尚白也。十三月之时,万物始达,孚由而出,皆黑,人得加功,故夏为人正,色尚黑。《尚书大传》曰:“夏以孟春月为正,殷以季冬月为正,周以仲冬月为正。夏以十三月为正,色尚黑,以平旦为朔。殷以十二月为正,色尚白,以鸡鸣为朔。周以十一月为正,色尚赤,以夜半为朔。以鸡鸣为朔。周以十一月为正,色尚赤,以夜半为朔。”

  当然,三种历法的存在,有时也造成了一些麻烦,特别对于三代之外的后人,在阅读三代文献之际往往不知所以。比如《孟子·梁惠王上》“七八月之间旱,则苗槁矣。”熟悉农务的人们都知道七八月并不是禾苗最需要水的时候,所以,只有将“七八月”看做是周历的七八月,也就是我们使用的农历(夏历)的五六月,才容易理解。又如《春秋·成公八年》“二月无冰”一语,农历二月,春天已经来临,冰雪融化是很正常的,没有必要专门作为事件记录。只有把“二月”理解为周历二月,即农历(夏历)十二月,才说得通。(以上范例见王力主编《中国古代文化常识》)这样的问题也让孔子头疼。孔子作《春秋》,记录国史必须使用某种历法。毫无疑问,孔子在周朝必须使用周朝的历法,但是孔子又主张“行夏之时”,认为夏代的历法是最完备最符合自然的。所以,在“春王正月”一语中,孔子依然以周历的“王正月”经,但以夏历的“春”为纬,做了一个整合。周历正月是夏历(农历)十一月,时序上依然属于冬天,但夏历的岁首却必须是春天,所以孔子以“春”涵摄“王正月”。(参钱穆先生《经学大要》)在汉儒看来,这体现出孔子心中整合三代,延续历史的抱负。通过历法上的“通三统”,让历史成为连续而非断裂的整体。既立足于当下,也尊重了历史,中华文明就是在这种前进与继承中曲折展开。
但是取代夏的商王朝,又是以地支纪月法的丑月,也就是夏代历法的十二月作为正月岁首,将夏代历法的序数月份向前推移了一个月,所谓“殷正建丑”;而取代商的周王朝,又以地支纪月法的子月,也就是夏历法的十一月作为正月岁首,所谓“周正建子”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收藏分享

邢哲夫 +订阅 √已订阅

邢哲夫,中山大学中文系文献学专业硕士。

作者的其他文章

关键字

  • 关键字
  • 作 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