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中国学问,何处安身?

作者:
薛仁明
2016-05-27 16:48

标签:
中国,中医,台湾
38 分享


  从中医谈起

  我先谈一件比较远的事情。那回我父亲突发脑中风,送到台湾台南的成大医院。当天下午,我弟弟先收到一张病危通知单;晚上赶到时,我又收到一次病危通知单。早先医生告诉我母亲,我爸非得动手术不可。但是,即使动了手术,要不,仍救不回来;要不,也可能成为植物人。我们商量之后,决定不手术,也不插管。医院随即希望我父亲转到加护病房,我们也拒绝。我们坚持要待在一般病房,这样才能亲眼看到我爸。我们相信,如果我父亲还有一点意识,他会很在意旁边有没有他的亲人。

  后来,医院要插鼻胃管,我们也拒绝了。医师说不可进食,我弟弟却尝试先让父亲唇边沾点水,再慢慢沾点藕粉;为了此事,主治大夫还严厉地骂了我弟弟一顿。我内人本行学医,她觉得医院在输液里放了太多的消炎药,一直跟医生反映。结果,医生说,你懂什么?我内人回他,我懂!你们放太多了,我们不希望放那么多!病人是我的公公,你跟他的关系,没有我们亲!

  之后,医院坚持我父亲是脑血管破裂,一定得动刀。我内人问医师,动刀之后,结果会怎么样?医生一直语焉不详,怎么都说不清。于是,我父亲在医院待了八、九天之后,就出院了。出院后,我弟弟找了一位针灸师傅,开始帮我父亲针灸。后来我又带父亲到台北找一位熟识的中医朋友,请他诊脉、开药。中药配合着针灸,双管齐下,至今一个多月的时间,我父亲的静脉血块虽没有完全打开,不时还会头晕,也不太愿意讲话,但是,他的肢体灵活度,已大致恢复,至少,走路已经可以快到让我小孩都跟不上了。

  我特别提这事,其实是要谈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前段时间,我在上海《东方早报》看到一则新闻,上海有群人又开起中医批判大会。据我所知,对中医的类似批判,这些年来,在大陆一直没有停过,批判的声音也非常响亮。但是,我在台湾所看到的情况,恰恰相反。现在的台湾,有许多人越来越不相信西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余下全文 (1/2)

收藏分享

薛仁明 +订阅 √已订阅

台湾学者,著有《人间随喜》《孔子随喜》《天地之始》等。

作者的其他文章

关键字

  • 关键字
  • 作 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