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11个法网后,纳达尔说:他无法击败时间

作者:
张佳玮
2018-06-13 10:19

标签:
,纳达尔,兹维列夫,红土场,法网,蒂姆,
0 分享


  和去年一样,我被浪琴邀请去看法网。

  我在菲利普·夏迪埃球场,看了2018年法网1/4决赛兹维列夫vs蒂姆的比赛。兹维列夫198公分的身高,在现实中看来煞是惊人,偏他还能几个进退趋避,时不时打出精巧绝伦的回球;第二盘后半段始,蒂姆不停上网放小球,调动兹维列夫趋前,饶是如此,兹维列夫也不时回以神奇的小球——就像一头大象用鼻子给你表演十字绣。

  “兹维列夫真是天才!”同去的浪琴表工作人员说。

  “但是反过来,蒂姆也真是打不死。”我说。

  的确。兹维列夫必须打出神奇的好球——大象的鼻子十字绣般的巧球——才能在蒂姆手上拿分;其他时候,无论他回得多好,蒂姆都像一面坚韧的盾牌,挡住兹维列夫加农炮、榴弹炮、步枪子弹或弹弓似的回球。一旦兹维列夫哪个球短了,蒂姆趋前,一个轻松的放小球。

  第二盘后半段,兹维列夫大腿拉伤后,蒂姆稳如磐石地继续消磨;在场边看,你能清楚地感受到兹维列夫在变慢,在焦躁,在失去信心:最后时刻他振作了一下,仿佛大象最后的震怒,但没法子。

  蒂姆像沼泽旁的藤萝植物,将兹维列夫缠死了。

  “这就是红土场了。”我跟工作人员没话找话说,“球速会变慢,转速会变快,移动比硬地场和草场更费力,所以谁更坚韧,谁更能转,谁更能跑,谁就拿冠军——张德培唯一的大满贯就在这里拿的。”

  之后,我们在苏珊娜球场外,仰头看着大屏幕,看德约科维奇输给了塞奇纳托:去年我还看着他在这里赢了施瓦兹曼呢,我记得当时德约科维奇对落点的判断和敏锐、快速地移动到位,后发先至转被动为主动的挥拍;即便施瓦兹曼用双反直线,总是擦着边线形成制胜球,小德依然应付裕如——而一年后的此时,小德两个抢七都输了。

  “不是他咬不住,毕竟刚复出状态不好。”我跟同来的朋友解释,“红土场这玩意本来就很磨人。”

  “那纳豆是怎么回事?”浪琴表的工作人员问。

  我想了半天,说:“因为纳豆自己吧,比红土场还磨人。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余下全文 (1/2)

收藏分享

张佳玮 +订阅 √已订阅

80后作家,篮球评论员,美食爱好者。

作者的其他文章

关键字

  • 关键字
  • 作 者